大阳城集团app下载

赤子初心 大阳城集团app下载

“庚”续奋斗点亮江城

字号:
发布时间:2021-07-16    信息来源:中国华能

【人物档案】

罗家庚:1984年出生,贵州都匀人,现任阳逻电厂运行部副主任,2020年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党龄2年。

我的初心

共产党员的初心就是爱岗敬业,努力工作,为企业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2020年9月8日清晨的北京,秋高气爽,晴空万里,一支特殊的车队在警车护卫下向人民大会堂进发,长安街两旁,站满驻足致意的群众,因为车上乘坐的,是帮助武汉战胜疫情的英雄们,华能阳逻电厂运行四值值长罗家庚就是其中一位。

“当习大大总书记在表彰大会上说‘全国人民都为热干面加油’,‘全中国等你痊愈,大家相约春天赏樱花’时,很多同志都哭了,我的眼泪也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回忆起抗疫的一幕幕,罗家庚的心绪依然无法平静。


恐慌中的“镇定剂”  

2020年1月23日,农历除夕的前一天,这个本应喜气洋洋的日子因一则通告笼罩于黑暗中——武汉因新冠肺炎疫情封城。霎时间,人心惶惶。“那时候最深的感受就是恐惧,对未知的恐惧。大家不知道这个病毒如何起源、如何防范,更不知道它会肆虐多久。”几乎每一名经历过那段黑暗日子的武汉人都这么说。

“电厂运行部要成立党员突击队,实行封闭管理,请能够参加的值长迅速报名。”1月23日中午11时30分,运行部领导给电厂运行部的五位值长同时发了微信。“可以参加。”罗家庚第一个报了名。

“阳逻电厂肩负着武汉54%的供电任务,是名副其实的‘停不得企业’。现在疫情这么严重,只有封闭管理才能保证人员相对稳定,这不仅是保障电厂正常运行的前提,也减少了职工家属感染的风险。” 相对于其他人的恐慌,罗家庚显得很镇定,“而且我是值长,也是党员,这个时候,我必须上!”

从收到微信的那一天起,罗家庚就把行李放进了后备箱,时刻为封闭做好准备。但作为一名值长,仅仅自己准备好是不够的,如何动员值里的同事配合电厂封闭管理才是当务之急。“我不能封闭,我不在家孩子没人照顾啊!”“现在疫情形势这么严峻,我走了父母怎么办,他们都上岁数了。”……罗家庚给值里的32名同事依次打了电话,只有7名同事当即表示愿意配合封闭管理。“咱们运行岗位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你不在岗,别人就要分担你的工作。而且每天往返,也会增加家人的感染风险啊!”在罗家庚的耐心劝说下,最终运行四值共有28名员工参加了封闭管理,人数居电厂首位。

无愧时的“对不起”

“你去吧,大家就当你天天都要上夜班。”得知罗家庚要进厂封闭,妻子的语气带着些许埋怨。

罗家庚生活在一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里,上有90多岁的奶奶、外公,下有两个年幼的女儿。得知自己可能要在电厂封闭,罗家庚开了十几个小时的车,连夜将回贵州老家过年的母亲提前接回了武汉。把一家老小安排好后,罗家庚便扎根在了电厂,这一扎就是81天。

“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作为值长,就是值里的大家长,值里有事,我当然义不容辞。”电厂做出封闭管理的决定之后,罗家庚便跑前跑后,帮运行部联系封闭时入住的酒店。酒店条件不能太差、价格不能太高、距离电厂不能太远、最好能保证每人一间房……当时的武汉,还在营业的酒店本就寥寥无几,基本没有酒店愿意冒险承接近一百人的团队入住。罗家庚连续3天利用下值时间和其他负责人一起开车找酒店,顾不得休息,终于在1月26日与酒店达成协议,运行部全员实现封闭管理。

入住之初,酒店房间不够,罗家庚主动将房间让给岁数较大的老员工,自己在走廊支了张床,连着睡了两夜。除此之外,订餐、理发、倒垃圾……罗家庚事无巨细地照顾着全值人员的饮食起居。

“因为封闭期间不让串门,下了值只能在房间里呆着,没人交流,当时正是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大家或多或少都会有些担忧,罗值便会每天来和大家聊天,问问大家有什么需要。”疫情期间和罗家庚并肩作战的谢意回忆道,“有一次我在聊天时随口提到自己鼻炎犯了,但没有药。没想到罗值就记在了心上。回酒店的路上他特意让司机在一家药店前面停车,帮我买了药。”谈到封闭期间罗家庚无微不至的照顾,值里的同事都心怀感激:“疫情结束后,大家在他办公桌上看到了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值里每个人的需要,几乎每条需求的后面都打了勾。” 

对于值里的同事,罗家庚问心无愧,但对于家人,罗家庚只有满满的歉疚。“开始不太担心,因为家里物资还算充足,只要家人不出门,就是安全的。但后来,家里物资没了,他们必须要出门买东西,而大家同一个单元就有两人确诊,坐电梯都有感染风险,那时我真的害怕了,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每天叮嘱他们一定要小心,做好防范。”回想起当时的情景,罗家庚仍感到后怕。

屋漏偏逢连夜雨,罗家庚2岁的小女儿突发高烧,把家里的退烧药都吃完了仍不见好,去药店也买不到对症药,妻子只能采取最原始的办法,把毛巾放冰箱里冰一下,给女儿敷上。听着一向坚强的妻子哭着打来电话:“女儿都烧好几天了,一直不退,烧坏了怎么办啊!”罗家庚深深体会到了无助的滋味,只能安慰妻子:“你一定要挺住,我不在,一家老小都靠你了。”

“在封闭管理的日子里,每当夜深人静,一个人待在房间,我也会想念家中年迈的父母,思念疫情中焦虑不安的妻儿,他们多么盼望我能够守在身边,为他们撑起一方安全宁静的港湾。”这是抗疫先进汇报材料中的一句话,每次读到这里,罗家庚总会哽咽。他其实只是一个会害怕、会难过的普通人,但共产党员冲锋在前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支撑着他坚守在抗疫一线。


新兵营的领跑者

“他不只是抗疫先进,从进厂以来,他一直都是先进。”罗家庚的入党先容人、生产部副主任李黎这样评价他。

2008年,罗家庚从华北电力大学热能与动力工程(电厂集控运行)专业毕业,进入阳逻电厂。“虽然专业对口,在学校学的也比较扎实,但真正进入电厂后,我才发现理论和实操间的差距。”入厂后的第一个大夜班,便给罗家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晚,副值班员孙威准备给新员工讲解电厂系统,却找不到系统图。“没事,我给你们画一张。”看到孙师傅几笔就完成了一张复杂的系统图,罗家庚的敬仰之情溢于言表。“我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师傅这样的人啊!”从那之后,罗家庚便多了一个习惯——跑系统。“跑系统是个辛苦活儿,一般新员工也就坚持个把月,罗家庚却一直坚持,直到能清楚完整地画出系统图才罢休。现在一有新系统上线,他还会亲自走一遍。”罗家庚的勤奋好学,让他从入厂起,就吸引了李黎的注意。不仅如此,罗家庚还自我加压,主动学习锅炉等其他专业常识,2016年在股份企业举办的集控值班员技能竞赛中,获得笔试第一名。

罗家庚的不懈努力让他始终领跑同期入厂的员工,仅用11年就升任运行部值长。对于党组织,罗家庚更是一心向往,2012年提交了入党申请书。“这么优秀的年轻人,我一定要发展他加入党组织。”在李黎的先容下,2019年,罗家庚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还被集团企业评为“四优”共产党员。

“跟着罗值虽然辛苦,但收获很大。”这是运行四值年轻人的一致感受。作为一名80后青年干部,罗家庚管理大胆,形成了一套独特的管理方法。不同于老师傅手把手教,罗家庚敢于放手让年轻员工自己尝试解决一些力所能及的问题,给他们提供足够的成长空间。罗家庚还在运行四值建立了一套培训制度,每名40岁以下的年轻员工都有对应的培训任务,如果不能完成,就会受到相应处罚。“刚进四值的时候确实不太适应,觉得压力很大。”运行四值主值班员冯珂说,“但罗值客观公正、奖惩分明,就算被处罚过,只要自己努力,下次就能获得奖励,大家自然心服口服、充满干劲。”正是有了罗家庚的严格要求,才让运行四值在疫情期间以饱满的热情和过硬的技术圆满完成了保电任务,成为阳逻电厂一支名副其实的“铁军”。

他是一个理性的人,当周围人都陷入恐慌不知所措时,他临危不乱,沉着带领大家应对一切难题;他又是一个感性的人,夜深人静时,他会担心、会无助,会因为一句话落下男儿泪。

他是一个善于沟通的人,他会细心了解身边同事的所思所想,主动和他们谈心,为他们排忧解难;他又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面对家人的哭诉和抱怨,他说不出一句话。

他生活在武汉这座英雄的城市,是守护城市的中坚力量,在他封闭期间,阳逻电厂累计发电14.55亿千瓦时,对外供热3.33万吨;但他却是一个“逃兵”,在家人最需要他的那段黑暗日子里,他全程缺席。

罗家庚总说:“我不是英雄,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确实,这世上哪有什么英雄,不过是平凡人在关键时刻的挺身而出;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当武大的樱花再次绽放,当汉口江滩又闪烁起绚烂的霓虹,当小馆子前挤满了“过早”的食客,恢复生机的江城不会忘记帮助过它的一位位勇士,而他就是其中一位,平凡而不凡的共产党员——罗家庚。

【采访手记】

我去阳逻电厂采访那天,正好是武汉解封一周年的日子。一年的时间,很长,长到武汉早已恢复了车水马龙,完全看不到疫情期间的萧条景象;一年的时间,很短,短到所有武汉人回忆起那段黑暗日子,仍记忆犹新。

我在采访过程中,问了所有被采访者同一个问题:“在封城的那段日子里,你是怎么熬过来的?”听着大家讲述疫情期间的故事,我能够深深感受到他们当时的恐慌和无助。但问及罗家庚对那段日子的印象,他只笑笑说:“当时经历的时候没什么太大感觉,后来回想起来,觉得那么难的几个月,自己居然熬过来了,还挺自豪的。”

简单的一句话,却承载了太多故事。

在很多人眼里,现在的罗家庚自带“全国抗疫先进”光环,采访前的我也对这位登上过人民大会堂领奖台的值长充满好奇。但真正了解后才发现,他只是一位谦逊、腼腆的普通人,只是这个普通人有一颗不普通的强大内心。

文字:白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