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帝王的选美标准

作者: 风俗习惯  发布:2020-03-24

翻阅各类古籍不难发现:自先秦至明清的历朝历代,人们的审美情趣不尽相同,从而形成了不同的选美标准。我们常说的燕瘦环肥,即反映出汉代以赵飞燕为代表的纤柔之美,唐代以杨玉环为代表的丰腴之美。 先秦时期:崇尚自然之美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李白的这两句诗大致能反映出先秦时期人们所崇尚的审美观,即自然朴素之美。人们欣赏女性的自然美、外在美,所谓天生丽质、国色天香。春秋时被各国王侯争相抢夺的夏姬、息妫都是天生丽质,前者生得杏脸桃腮,蛾眉凤眼,体若春柳,步出莲花,后者面若桃花号桃花夫人。 先秦时期自然朴素美的典型代表应该是毛嫱与西施。西施衣褐而天下称美,说的是西施因家贫常穿粗布衣服,但仍掩不住她的天然朴素之美,人们形容她是颜如玉,肤胜雪,细腰若柳,青丝如瀑。战国末期的楚国以小腰秀颈的柔弱为美,歌伎舞女开始浓妆艳抹,长袖善舞、明眸善睐。 秦汉时期:崇尚庄柔之美 端庄颀硕之美,本是汉代宫廷选美的正统妇容标准,即姿色端丽,合法相者。如汉惠帝的皇后张嫣就是姿相丰端,体格颀硕,庄重而弥觉其丽。但汉代的风流帝王们却喜好能歌善舞、仪态万千的纤柔女性,崇尚纤柔之美。高祖刘邦最宠爱的戚夫人就是能歌善舞的美妇。汉武帝刘彻的皇后卫子夫及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的李夫人,都是纤柔俏丽善舞。汉成帝的皇后赵飞燕、昭仪赵合德更是以纤细娇艳着称,尤其是赵飞燕体态纤美,轻盈如燕,相传其能在掌中起舞,故称汉宫飞燕。她们几个,都算得上是古代的舞蹈艺术家。秦始皇的生母赵姬、三国时期的貂婵,也都是体态婀娜、舞姿美妙的绝色女子。 魏晋南北朝:崇尚逸雅之美 魏晋时期伴随玄学与佛教的流行,出现了多才善辨、飘逸风雅的女性之美。如东晋才女谢道韫就是多才善辨的女性代表。在竹林七贤的林下风气影响下,飘逸风雅之美成为魏晋时期的主流审美情趣。曹丕称帝后封为皇后的甄氏,不仅姿貌绝伦、气质非凡,而且才智过人,是魏晋时期女性飘逸风雅之美的典型代表陈后主贵妃张丽华则是发长七尺,端丽闲雅,飘逸若仙,是飘逸富丽之美的典范。晋武帝的选美标准是:入选美女必须是出身显贵的未婚女子,而且美貌、高个、肤白。宫廷妇女以飘逸富丽为美,民间士族妇女则追求飘逸淡雅之美。 隋唐五代:崇尚丰腴之美 隋唐的选美标准仍以美貌、高个、肤白为主导,如隋炀帝采选民间童女的标准是姿质端丽者。但在盛唐时期,人们的审美情趣产生微妙变化,开始崇尚丰腴肥硕的女性形象,这可从唐代仕女图与雕塑中的妇女形象得以印证。或许这一变化与武则天、杨贵妃都是丰腴肥硕相关联。武则天生得方额广颐,宽宽的额头,丰满圆润的面颊,是一位丰满健硕的美女。唐玄宗的贵妃杨玉环则是古代最着名的胖美人,是古代美女中丰腴肥硕、雍容华贵之美的象征。杨玉环还有三姊妹也是丰硕的胖美人。唐肃宗的张皇后也是一位丰腴的女性。唐代集色、艺、才于一体的女性,大都反映在青楼风尘女子和道观女冠身上。唐末、五代时期,其审美观逐渐转为纤弱或病态之美。 宋元时期:崇尚纤弱之美 宋代以后,由于国势不振,纤柔病弱之态成为女性美的主流,造就大批温柔贤淑、娇羞无力的病美人。宋代皇帝选妃子出现重德轻色倾向,大多选自高官显贵之家,后妃们恪守礼教,温柔恭顺,庄重寡言。宋代后妃中,以美貌出众得宠而被封为后妃的为数极少。北宋中期,缠足自宫廷传至民间,但多在上层良家女子中流行;南宋后则开始在南方普及,江南的青楼女子也把缠足作为一种时尚。于是,弱不禁风的小脚女人成为女性美的典范。到了元代,缠足更加盛行,三寸金莲等小脚代名词常见于元人词曲之中,甚至出现崇拜小足的拜脚狂。元末的杨铁崖常在酒席上脱下小脚妓女的绣脚载杯行酒,还号称金莲杯。需要说明的是,北方的契丹、女真和蒙古族所崇尚则是一种粗犷豪放之美。 js333金沙线路,明清时期:刚柔消长之美 牌坊要大,金莲要小,这应该是明清时期人们对女性道德美与形体美标准的形象概括。上层统治者极力倡导女性贞节与缠足,小脚成为女性美的第一标准,没落文人中出现小脚癖与拜脚狂。直至清代后期才产生反缠足思潮,萌生健美的女性美观念,形成刚健与柔弱两种审美情趣的此消彼长。明清两朝人眼里女子柳腰莲步,娇弱可怜是最美的,富家子弟不仅娶妻要选择小脚姑娘,而且连纳妾、嫖妓也选择小脚女人。明代宫廷选美讲求德容兼具,且所选后妃多出身于民间贫寒之家,以此助帝王厉行节俭。明代虽重妇德,但美貌仍是选择后、妃的最重要标准。清朝实行满汉不通婚,其宫廷选秀限于满、蒙、汉八旗官员家中女子。

本文由js333金沙线路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历代帝王的选美标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