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菊”——日本“妓女间谍学校”的代号

作者: 世界史  发布:2020-03-24

走出不少人物

展开剩余82%

上世纪20年代初,苏联的崛起开始成为日本最大的顾忌。于是,日本陆军省在《满洲开发方案纲要》中提出,“迅速整饬满洲治安,奠定经济开发基础,以利于完成对苏作战之准备”。1920年,日露协会学校正式成立,它是哈尔滨学院的前身。同年9月26日,第一批学生登上了前往中国大连的轮船,然后再换乘火车,最终到达哈尔滨。

1918年,日本伙同一些帝国主义国家出兵西伯利亚,占领了俄远东地区的一些城市,对俄国革命实施武装干涉。为消灭苏俄红军,扶持傀儡政权,日军在远东广设特务机关,由于山本菊子精通汉语、俄语和朝鲜语三门语言,于是便被派往中俄边境一带活动。她几乎走遍西伯利亚和中国东北地区,与白俄匪军和中国东北的马贼相互勾结,搜集到苏俄红军的许多重要情报,“西伯利亚阿菊”的大名逐渐响亮起来。

着名的日本外交官杉原千亩,就是哈尔滨学院的第一期毕业生。杉原生于日本岐阜县八百津町一中产阶级家庭。与其他学生不同的是,他并不是通过考试进来,而是由军队和特务机关招募来的。1932年满洲国成立后,杉原就任驻哈尔滨日本领事馆事务官。后由于不满一些军官的胡作非为,毅然辞去工作,返回东京。1936年12月,日本政府准备派杉原到驻莫斯科日本大使馆工作,但被苏方拒绝入境。理由是他精通苏联国情,苏联担心他入境后,会对国家安全不利。日本政府只好改派他到离苏联最近的芬兰任职。

日俄战争爆发后,河村菊子奉命来到东北,化名“小金凤”,嫁给了中国马贼杨大新,在她的蒙骗下,杨大新屡屡攻击俄军补给线,并为日本人提供了大量情报。杨大新战死后,河村菊子掌握了这股土匪武装,她带领这股马贼在中俄边境地区流窜多年,后来还配合日军刺探苏联红军和抗日游击队的情报,获得了“满洲阿菊”的绰号。

“听说这栋楼曾经是一所间谍学校?”记者问幼儿园的一名保安,他愣了愣:“是吗?我刚来这里工作,还真没听说。”而住在附近的一位80多岁的老大爷则对记者说:“这楼确实是当年日本人建的。我小的时候,这里经常有日本人出入。但具体是不是间谍学校不敢肯定。”老大爷还告诉记者,想了解具体情况,“可以去找刘延年”。

图片 1

哈尔滨学院到底是怎样的一所学校?怀着对俄日谍战历史的好奇,环球人物杂志记者按照书中提供的线索,踏上了寻访这所学校的路。

在派遣间谍进入中国东北的同时,日本情报机构又在关内的天津、上海、北京和汉口等地开办大量高级妓院,把一大批女间谍派往这些妓院充当妓女,她们被统称为 “大陆阿菊”。这些“大陆阿菊”年轻貌美,引来许多中国的达官贵人、纨绔子弟、高级军官和秘密社团头目到妓院寻欢作乐,成为日本情报机构的“猎物”。 “大陆阿菊”们充分施展在妓女间谍学校学到的“本领”,把“猎物”玩得神魂颠倒,并从他们口中套出了大量重要情报。哥老会的一次反清起义就是被“大陆阿菊”破坏的。当时,哥老会成员唐彩章从海外募集了一笔为起义军购买武器的经费。日本情报机构发现他的行踪后,将唐彩章骗进上海的日本妓院里,结果这笔经费很快就被“大陆阿菊”们榨干,哥老会起义因武器不足而被清政府血腥镇压。

哈尔滨学院走出的人物还有很多。许多当年的学生,据说后来大部分都放弃了学校时期的观念,成为帮助俄罗斯与日本增进了解的纽带。时至今日,这些学生每年都要组织聚会和活动。1999年,他们为了让世人记住哈尔滨学院,在东京多摩陵园建立了“哈尔滨学院纪念碑”。现在,人们纪念这所学校,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目的。不过,《满洲的情报基地——哈尔滨学院》作者芳地隆之的反思精神却值得称道,他在文章中写道:“对过去的清算,是与忘却的战争。”希望今天的人们能从他的话里找到解决现实争端的好办法。

“西伯利亚阿菊”原名山本菊子,她于1886年出生在日本九州,7岁时因家贫被卖入妓院。一次偶然的机会,山本菊子遇到了日本特务头子内田良平,后者很看重菊子身上的间谍潜质,于是将她送入妓女间谍学校精心培养。很快,菊子就学会了一套运用姿色搞情报的绝技。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18岁的菊子潜入西伯利亚充当妓女,获取了大量俄军重要情报,在日本情报界初露锋芒。

1945年,日本政府宣布投降,哈尔滨学院最后一任校长、曾经杀害了抗日英雄赵一曼的罪魁祸首涩谷三郎自感末日来临,在学校南寮后院烧毁了校旗,自杀身亡。学校的高级官员们也纷纷自杀。8月19日,张学良的部队和苏军进入哈尔滨。经搜捕后,学院共有238人被押往苏联西伯利亚服劳役。活跃了20多年的哈尔滨学院最终覆灭。

“西伯利亚阿菊”色诱白匪头子

当然,哈尔滨学院里也走出过不少侵华先锋 。1940年2月23日,吉林省濛江县三道崴子,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总指挥杨靖宇在日军的重重围困中浴血苦战,壮烈殉国。直接指挥这次围剿的日军指挥官、伪满通化省警务厅长岸谷隆一郎就是哈尔滨学院的第一期毕业生。像他这样的抗联死敌,在哈尔滨学院里也为数不少。

“大陆阿菊”迷倒不少中国达官贵人

学校还进行专门的军事训练,以培养学生的军事能力。学生们常常进行突击练习,有一项是专门的自爆恐怖练习。练习中,一个人发动模拟为战车的车子,另一人则在竹竿前端挂着一个装满沙子的麻袋,代替实际作战中悬挂的小型地雷。学生们练习用竹竿刺向“战车”前轮,“地雷”一旦被车轮碾压便会发生爆炸。学生通过这种训练,来学习破坏战车的制动系统。

“满洲阿菊”将“皇姑屯事件”知情人送入虎口

俄日现实中的争端引发了人们对两国斗争历史的关注,49岁的日本作家芳地隆之的新书《满洲的情报基地——哈尔滨学院》于是开始在日本热卖。这本书通过对亲历者的专访,详细介绍了哈尔滨学院的前世今生,重现了这所间谍学校的本来面目。该书不但登上了日本2010年度的畅销书榜,甚至一度脱销。日本分析人士认为,这本书能卖得好,一方面是因为谍战题材本身十分吸引人;另一方面,它满足了人们的现实需要。书中揭露了当年日本对俄谍战培训基地不为人知的故事,满足了当代日本人从历史中寻求宣泄的精神需要。

后来,白俄匪军被红军击败,25万残匪退入中国东北地区。日本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看中了这股力量,于是他命令山本菊子设法拉拢白匪头子谢苗诺夫,拉几万白俄残匪到哈尔滨、大连一带,为日本侵略中国服务。然而,谢苗诺夫对日本人的建议并不感兴趣,因为大部分白俄残匪是俄中边境地区的地主和农民,他们只希望在家乡附近活动。遭到拒绝的山本菊子没有死心,她先是使出“美人计”,把谢苗诺夫迷得晕头转向,接着又向其提供“绝密情报”,称苏俄特工人员已潜入中国东北,伺机暗杀他,只有投靠土肥原贤二才有出路。在山本菊子的软硬兼施下,谢苗诺夫最终带着队伍投降了。

日露协会学校成立之初,由日本外务省监管下的日俄协会主持,日本政府出资25万日元,南满铁道株式会社投资5万日元,共计30万日元。学校学制3年,定员为每年级40名。第一年入学的学生共有53名,其中来自日本的37名,哈尔滨本地入学的有16名,包括少量的俄国人和中国人。

甲午战争后,日本与沙俄为侵略我国东北地区展开了激烈的竞争。为加强对俄情报工作,在日军高层的支持下,日本黑社会组织玄洋社于1896年在札幌开办了一所语言学校,名为“俄语学会”。根据日本情报机构的规定,该校学员中“将校军官”和“民间志士”各占一半,所有学生均经过严格挑选。该校主要讲授俄语和俄国的风俗人情,并进行各种间谍技能培训,学员毕业前还要潜入西伯利亚进行实习。此后,该校又增设了汉语课程,校名也改为“俄华语学校”,重点培训女间谍,训练她们运用美人计获取情报的本领。由于这些女间谍很多都以妓女身份作为掩护,人们便把她们统称为“阿菊”,这所学校也获得了“妓女间谍学校”的绰号。

图片 2

在大量的“阿菊”当中,最出名的要数“西伯利亚阿菊”、“满洲阿菊”和“大陆阿菊”。

老大爷口中的刘延年,指的是黑龙江省波斯特酒店集团董事长。记者了解到,他是一位哈尔滨学院的研究爱好者。目前,国内所有关于这所学校的报道,都和他有关。几经周折,记者联系到了刘延年。“我爱好摄影。2002年,在拍哈尔滨老房子的时候,我来到了这里。当时,幼儿园园长跟我说,经常会有一些日本人跑来参观,说‘以前在这里念过书’。循着这个线索,我查阅了国内外相关历史档案、资料,确定了这里正是曾经的哈尔滨学院。”刘延年告诉记者。

在近50年的时间里,日本“阿菊”们成为了日本侵略计划的重要工具,她们的间谍活动虽然堪称成功,但却无法逃脱侵略者最终灭亡的命运。随着1945年日本的投降,“阿菊”们在亚洲大陆的猖獗活动最终画上了句号。

据刘延年介绍,哈尔滨学院曾是日本培养对苏俄情报工作人员的重要基地。当时,甚至流传着“对中国靠同文书院,对苏俄靠哈尔滨学院”的说法。

图片 3

因为幼儿园已经放假,记者无法进入,便设法绕到幼儿园后面,才得以看清楼的轮廓。老楼坐东朝西,并不太引人注意。它的楼层很高,有现在的五层楼高,主体结构与书中的记载没有出入,但外墙已经被刷成了粉色,让人很难将它和当年的情报基地联系在一起。据周围的群众介绍,因为最近蓝天幼儿园搬迁到新楼里,这栋老楼已经基本废弃不用了。

图片 4

本文由js333金沙线路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阿菊”——日本“妓女间谍学校”的代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