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璋与初期中国世界秩序的雏形

作者: 文物考古  发布:2020-03-24

js333金沙线路 1

夏王朝是中国最早王朝,牙璋被公认为夏王朝核心玉礼器。[1]最早「中国」一词,出现于西周初期青铜何尊的铭文,其中「唯武王既克大邑商,则廷告于天下,曰:余其宅兹中国,自之乂民」。[2]这里所指中国空间是洛阳盆地,估计「中国」一词的起源,可上溯到商代以前。 一九九○年冬香港北山堂利荣森先生支持我校田野考古工作,从南丫岛大湾发现商代玉器牙璋,被学界誉为「国宝」级文物。[3]在一九九四年、二○一六年,我们先后举办两次国际牙璋会议,后者是去年十月与北京大学共同主办,由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承办,在郑州召开会议,成果美满。[4] 我们这次展览,以牙璋说明夏商早期中国国家起源的关系。 从一九九○年迄今二十多年间,八千里路云和月,漫长东亚牙璋考察之旅。我们循各地出土牙璋,进行深入的调查,到二○一六年十月完成了中国黄河、长江、珠江和越南红河流域牙璋的实物拍摄和分析,其间奔波于数十处野外遗址、博物馆和研究所仓库,经历种种困难和艰辛,终抵于成。这次为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五十周年所庆的牙璋分布图展览,展示东亚初期国家的模式的出现。黄河流域在龙山文化晚期阶段,牙璋等玉器已相当发达。 经过二十多年我们与国内外学者共同研究,对牙璋发展的历史,现今有了比较全面了解。 1.距今约4500年前后,牙璋首先出现于山东地区大汶口及龙山文化的遗址中。山东是牙璋的起源地。[5] 2. 在距今约4000年后,山东牙璋扩散从黄河下游逆向,经中游转入陕西省,最后更深入上游的甘肃西南地区。此中,陕西石峁古国晚期的阶段,牙璋出现大型化,有龙形扉牙,最长的可达到约50公分。甘肃齐家文化的牙璋,可能来源于石峁的影响。[6] 這是牙璋第一次主要自黃河由東而西的擴散,打通黃河間東西的古道,可視為日後北緯35゜範圍三代秦至北宋歷代王都分布空間的先導。 3. 在距今约3700-3600年前后,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被认为是夏王朝晚期的国都,承石峁古国的影响,二里头牙璋呈现巨大化,已成为成熟王室宫庭礼仪道具,折射国家政治制度的存在。[7] 这是牙璋第二次由西而东逆向的扩散。石峁、花地嘴、二里头等遗址出土的牙璋,关系密切。 4. 从中国长江、珠江、越南红河流域出土牙璋特征综合的分析,显示在距今约3500-3000年前,二里头牙璋向南发展,经南阳盆地到达汉水流域,进入长江水系,再分西南与东南两支扩散[8]。西南一支由四川盆地直抵越南红河三角洲;东南一支到达湖南及福建两广,远及环珠江口香港南丫岛。南丫岛大湾出土商代早期牙璋,是已知中国唯一岛屿上发现的牙璋,诉说商文化在沿海早期扩散的故事。第三次牙璋大规模向南扩散,意味着南中国与东南亚北部进入青铜时代文明的开始。 初步综合牙璋研究两点的认识: 1. 〈尚书.禹贡〉记载,大禹治水,足迹所至,画为九州。古人称之为「禹迹」,就是最早华夏的天下。近代史学把「禹迹」作为神话或者传说看待,无从证实。古文献禹迹记载,是否空穴来风?王国维谓:「即百家不雅驯之言,亦不无表示一面之事实。」[9] 近二十年考古学发现牙璋分布,竟然比「禹迹」的空间有过之而无不及。今天我们可以把「禹迹」与牙璋扩散事实相提并论,两者覆盖广袤的范围,又与日后中国历史上的政治版图,大致吻合,意味深远。李零在《茫茫禹迹》中指出,九州禹迹是一种不断被改造的历史记忆,成为中国的符号。[10] 现代考古学日新月异,科学发掘夏王朝核心玉礼器牙璋,成为早期中国国家文化的符号。「九州不仅是一种地理概念,也是一种文化概念」。前些年,国学大师饶宗颐教授引用《淮南子.泰族训》,「左东海、右流沙,前交趾、后幽都」,以为晚商人疆土范围,「完全符合事实」,[11] 独具慧眼。正如傅斯年所说:「地下所含无限知识,实不在文字也。」[12] 2. 夏商牙璋分布,展示在政治文化上初期东亚及中国世界秩序的雏形。牙璋分布共同区域,可能分享着近似国家政治思想的理念,显示「吾土吾民」共同意识的逐步形成,其中包括可能在各地政治语言上的沟通。二里头王都设计中轴线的规划,建中立极,[13]是王权至上中央集权思想的体现。以中原中心二里头牙璋特殊风格,在东亚数千公里范围内的波及,反映二里头政权成为此广域政治文化首领的象征,二里头为中心中国世界秩序雏形,横空出世。我们认为牙璋分布与春秋以后「大一统」主义,两者间存在有思想内在脉络的传承;秦汉后倾向「六合同风,九州共贯」,东亚地区纵横数千公里超巨型帝国一统局面形成,起着重要的影响。 中国是人类历史国家制度创建的先进地,在政治制度起源探索上,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众所周知,今天中国是中央集权的泱泱大国。世界著名政治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指出,中国发展到秦代,已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真正现代的国家。他追问为什么数千年来中国的统治,都倾向选择强大的中央政府的模式,而不是四分五裂的小国?[14]我们相信,通过牙璋的研究,亦即对夏商周国家政治深入的探索,可为这个重大问题找到源头和解释。(2017.01.20) 原载:《盱古衡今──郑德坤教授百十诞辰纪念》,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考古艺术研究中心出版,页30-33,2017年2月。[1]孙庆伟:〈礼失求诸野──试论「牙璋」的源流与名称〉,《金玉交辉──商周考古、艺术与文化论文集》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会议论文集之十三,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2013年11月,页467-508。[2]董珊:〈何尊〉,《赫赫宗周》蔡玫芬、蔡庆良,国立故宫博物院,2012年,页44。[3]李果、李秀国:〈南丫岛发掘散记〉,《文物天地》,1991年第4期。[4]邓聪:《南中国及邻近地区古文化研究》,中文大学出版社,1994年。邓聪、顾万发:《东亚牙璋图展》,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2016年。汪永基:〈史前玉牙璋研究有新说,或为解开早期国家之谜的一把钥匙〉,新华网2016年11月6日。(http://news.xinhuanet.com/local/2016-11/04/c_1119853508.htm)[5]邓聪、栾丰实、王强:〈东亚最早的牙璋──山东龙山式牙璋初论〉,《玉润东方:大汶口-龙山.良渚玉器文化展》,文物出版社,2014年,页51-62。[6] 邓聪:〈牙璋在中国西北的扩散──甘肃牙璋〉。[7]邓聪、王方:〈二里头牙璋在南中国的波及〉,《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2015年第5期总第142期,页6-22。[8]邓聪:〈中越牙璋竖向刻纹辨识〉,《三星闪烁金沙流采──神秘的古蜀文明》,香港文化博物馆,2007年,页40-55。[9]王国维:〈古史新证〉,《王国维文集》第四卷,中国文史出版社,1997年,页2。[10] 李零:〈自序〉,《茫茫禹迹》,三联书店,2016年,页3。[11]饶宗颐:〈由牙璋分布论古史地域扩张问题〉,《中华文化论坛》,1994年第1期,页81-82。[12]傅斯年:〈本所发掘安阳殷墟之经过〉,《傅斯年全集》第四册,台湾联经出版事业公司,1980年。[13]许宏:《最早的中国》,科学出版社,2009年。[14]Francis Fukuyama, The Origins of Political Order: from Prehuman Times to the French Revolution, NewYork: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2011, p. 18.

基本信息:

主编:邓聪

编著: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考古艺术研究中心

出版社:科学出版社

js333金沙线路,出版时间:2018年10月

版次:1

印刷时间:2018年10月

印次:1

ISBN:9787030591883

内容简介:

牙璋是一种大型扁平玉礼器,起源于黄河流域龙山文化。时代上牙璋延续约1500年之久,空间上覆盖中国黄河以至越南北部的红河流域。早期牙璋可能主要用于山川祭祀。二里头文化以后,一些牙璋显得与国家政治制度有着密切的关系。本书是作者迄今对牙璋的论文结集,并收录中国及越南考古出土牙璋高清照片,有一定参考作用。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

本文由js333金沙线路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牙璋与初期中国世界秩序的雏形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