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斯联合考古队在曼泰港遗址发现大量文物

作者: 文物考古  发布:2020-03-24

中国和斯里兰卡考古学家在斯里兰卡北部的曼泰港遗址发现了上千件来自中国、古罗马、印度和波斯等地的瓷器、陶器和珠饰,证实了这座著名印度洋古港在海上丝绸之路中扮演的重要角色。12月30日从四川大学考古系获悉,由四川大学和斯里兰卡凯拉尼亚大学考古系组成的中斯联合考古队不久前结束了对曼泰港遗址的发掘工作。据悉,目前遗址初步清理出420件中国瓷器,上千件来自西亚、东南亚及印度的陶器,2000多件珠饰和玻璃片,以及大量本地陶器,这些遗存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世纪至公元10世纪。▲ 中斯联合考古队队员正在清理曼泰港一处遗迹曼泰港遗址所获遗物材质多元、来源丰富,串联整个地中海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是曼泰港在海上丝绸之路上长期居于东西航线联结的枢纽地位的有力证据。参与此次考古发掘的四川大学教授吕红亮在总结中写道。作为古代著名的印度洋港口,曼泰港遗址位于斯里兰卡北部的临海滩地上,是一座带马蹄形双重城垣的城址。曼泰港是古代印度洋航线的必经之地,也是公元前2世纪到公元11世纪斯里兰卡首都阿努拉德普勒与印度洋联系的前哨。▲ 曼泰港遗址航拍图此次发掘出的年代最早遗物是公元前6世纪的印度北部磨光黑陶,年代最晚遗物是公元10世纪中期左右的越窑青瓷碗。遗迹方面,最为重要的发现是一处残损的石构建筑以及多个或与仓储有关的方坑遗迹。由于本次发掘面积有限,两处重要遗迹均只揭露出局部。未来进一步的发掘工作有望对两处遗迹进行全面揭露,从而明确遗迹的功能和性质。考古队员发现的中国瓷器种类繁多,目前可分辨的包括越窑青瓷、长沙窑青瓷及彩绘瓷、北方邢窑及巩义窑等窑口烧造的白瓷、白釉绿彩及三彩器、以及广东地区窑口生产的青釉大罐等。上述中国瓷器的年代在公元9-10世纪。▲ 2019曼泰港遗址出土的部分陶瓷器残片通过此次发掘,我们再次证实中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历史上保持了长期的物质文化交流。中方领队、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考古系教授霍巍说。1886年至今,各国考古学家在曼泰港遗址曾先后开展过7次发掘工作,但其城垣及城壕的始建时期、遗址的分期及年代、河道与城市布局等问题仍有待解答。而本次发掘选点位于遗址北部,这里以往发掘工作十分缺乏,堆积状况不清。这次发掘的主要参加者之一、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讲师范佳楠说,目前首年度的发掘工作已经结束,接下来将开展系统的科技考古研究工作和资料整理工作。图片来源:四川大学考古系

此次发掘出的年代最早遗物是公元前6世纪的印度北部磨光黑陶,年代最晚遗物是公元10世纪中期左右的越窑青瓷碗。遗迹方面,最为重要的发现是一处残损的石构建筑以及多个或与仓储有关的方坑遗迹。由于本次发掘面积有限,两处重要遗迹均只揭露出局部。未来进一步的发掘工作有望对两处遗迹进行全面揭露,从而明确遗迹的功能和性质。

图片 1

新华社成都12月31日电中国和斯里兰卡考古学家在斯里兰卡北部的曼泰港遗址发现了上千件来自中国、古罗马、印度和波斯等地的瓷器、陶器和珠饰,证实了这座著名印度洋古港在海上丝绸之路中扮演的重要角色。

记者12月30日从四川大学考古系获悉,由四川大学和斯里兰卡凯拉尼亚大学考古系组成的中斯联合考古队不久前结束了对曼泰港遗址的发掘工作。据悉,目前遗址初步清理出420件中国瓷器,上千件来自西亚、东南亚及印度的陶器,2000多件珠饰和玻璃片,以及大量本地陶器,这些遗存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世纪至公元10世纪。

“曼泰港遗址所获遗物材质多元、来源丰富,串联整个地中海—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是曼泰港在海上丝绸之路上长期居于东西航线联结的枢纽地位的有力证据。”参与此次考古发掘的四川大学教授吕红亮在总结中写道。

考古队员发现的中国瓷器种类繁多,目前可分辨的包括越窑青瓷、长沙窑青瓷及彩绘瓷、北方邢窑及巩义窑等窑口烧造的白瓷、白釉绿彩及三彩器、以及广东地区窑口生产的青釉大罐等。上述中国瓷器的年代在公元9-10世纪。

1886年至今,各国考古学家在曼泰港遗址曾先后开展过7次发掘工作,但其城垣及城壕的始建时期、遗址的分期及年代、河道与城市布局等问题仍有待解答。而本次发掘选点位于遗址北部,这里以往发掘工作十分缺乏,堆积状况不清。

图片 2

本文由js333金沙线路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中斯联合考古队在曼泰港遗址发现大量文物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泗县、灵璧段运河考古发掘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