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丑就要多读书?你迷恋的读书流行语,99%不是在谈读书

作者: 中国史  发布:2019-11-04

在人们印象里,好莱坞着名女星玛丽莲·梦露是个不学无术的超级花瓶,可从最近披露的史料来看,她还是一个嗜书如命的读书人。梦露的研究者整理出了一份梦露读过的书单,多达430本,以文艺类的小说、诗歌为主,但也有科学、政治、园艺等书籍,门类丰富,视野开阔,甚至包括马克思的《资本论》、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汤因比的《历史研究》。 看到这条消息,有位专栏作家说:“一想到梦露也读书,就心中欢乐。”当然,即便梦露不读书,我们没有大明星作伴,也会该读书照样读书,该发奋照样发奋。因为读书把人引向智慧之路,为我们打开知识之门,使我们收获成功之果。一书在手,可与古今大师交流,可站在巨人肩膀上远望,可神游八极,心鹜宇宙,这么好的事,上哪儿找去?诚如季羡林先生所言:“天下第一好事,还是读书。” 一想到梦露也读书,还会增加我们读书的紧迫感。像梦露那样完全可以靠颜值吃饭的人,却还在坚持读书,不断充实、提高自己,而我们这些资质一般的人,还有什么资格、理由不读书。坊间有句话说“人丑就要多读书”,话虽难听,却不无道理。在这个看脸的时代,脸蛋漂亮就是资本,爹妈给个好容颜,那是你的福气,若再努力读书,做到内外兼修,秀外慧中,就会左右逢源,天下无敌。而相貌不济的人,既然脸蛋指不上,又不是什么“×二代”,那就只有凭本事吃饭,靠学识闯荡,不读书就会寸步难行。而且,颜值会随着时光而贬值,美女、帅哥早晚会迟暮;而读书得来的知识、本事、素养将会陪伴终身,甚至于越老越值钱。 其实,我们身边也有颜值极高又拼命读书的人,今年以表演专业第一名的好成绩被北京电影学院录取的关晓彤,就是其中典范。姑娘天生丽质,容颜出众,学习成绩也是学霸级的,不仅戏演得好,书也读得好,今年高考成绩比录取分数线高出二百多分。这样的人幸亏不多,要不然就真让我们这些颜值偏低,书又读得不咋样的人没了活路。当然,演艺界不读书不学习,就靠颜值闯荡的明星也大有人在,或许年轻时还能红几天,一旦颜值下降,很快就会被大浪淘沙。如果想做一个有内涵有实力的明星,远有梦露,近有关晓彤,还是学着点吧,多读书不会吃亏,而颜值吃不了一辈子。 颜值与读书,原本没啥关系,不论人丑人俊,都应好好读书,做到肚里有货,脑袋多智。而所谓人丑就要多读书,人美就可少读书,云云,也不是必然规律,谁读书都会开卷有益,谁不读书都不免颟顸糊涂。但在现实生活中,颜值有欠确可通过多读书来弥补。我们就不难发现,那些饱读诗书者,无不心明眼亮,神采飞扬,谈吐不俗,显得儒雅从容,这其实就是因为读书提高了他的精神颜值。反之,则是宋朝黄山谷那句名言:“三日不读书,便觉语言无味,面目可憎。”而在我们周围,三天不读书者,何止千百,听其言,老生常谈,味同嚼蜡,含金量极低;观其容,目光呆滞,肌肉僵硬,如泥雕木刻,还自我感觉良好,委实可悲。 读书人的队伍里又多了个梦露,可喜可贺,想起来就让人高兴。

今天,一年一度的“世界读书日”。这一节日的产生,目的之一就是推广阅读。

那么,为什么要读书呢?为一种光荣、为独立思考、为思想自由、为获得新知。时代不同,身份、职业不同,人生阶段不同,所给出的回复自然也就不同。而有的时候,读书其实不过是为了拍张照片、塑造一种形象、赶上一种潮流。

“人丑,就要多读书。”

“读书,才是最高级的性感。”

“读书多了,容颜自然改变。”

“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

“你的问题主要在于读书不多,而想的(“的“应为“得“,正文保留流行语原文)太多。”

我们盘点近几年关于读书的流行语,每一个好像都藏着一种渴望,有的倡导多读书,有的字面上在谈书,实则借书而言他,各有理由。

撰文 | 新京报记者 罗东

视频编导 | 吕婉婷

世界读书日策划:手撕读书流行语

渴望之一:跑赢颜值,戏谑命运

“人丑,就要多读书。”

2015年,一个被美国哈佛、耶鲁、康奈尔等6所名校录取、并获得MIT全奖的女孩曾经这样调侃自己:

“人丑就要多读书。每当不想学习的时候,拿镜子一照,我就有了想要学习的动力。”

从那之后,“人丑就要多读书”一夜之间就变成一个网络流行语,并风靡于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借此发挥的表情包也不少。其实,“人丑就要多读书”并非由这位女孩创造,在此之前,它就已经是一个网络用语。

图片 1

“人丑就要多读书“表情包,图片来自微信搜索。

“读书”在这里显然是指通过教育实现向上流动,而不是指为兴趣爱好而读书。那是课堂上、课本上的阅读,一般以升学考试为目的。不过这并不妨碍继续讨论。

到微博或微信朋友圈上逛一圈,就可能看见,与这一流行语同时出现的通常都是一张发布者的照片、一本课外书。他们并不是在评说自己的外貌,反而是对个人颜值自信者在花样晒图。

多读书,好像是为了跑赢“颜值”,实则不过是一种自嘲。向上流动、实现阶层的跨越,在今天是一场并不容易的跋涉。如果社会制度和经济环境提供的生活机遇受限,那就更挑战个人的拼搏和努力程度,以及不卑不亢的耐力。这是艰难的。

渴望之二:跑赢流行,拍张照片

“读书,才是最高级的性感。”

“性感”由身体定义。而曾经,身体被严格限制于劳动、生育以完成劳动力再生产,即便描述,也指劳动美,一谈“性感”就离经叛道。多年后,“性感”的用法遍地开花,就连读书也被表述成性感。而确实,读书与“性感”的命运是相通的,都从不当变得正当。

图片 2

《读书》杂志创刊号封面,第一篇文章为李洪林《读书无禁区》(原稿标题“读书要破除禁区”)。

1979年4月,《读书》杂志创刊号刊登了一篇叫《读书无禁区》的文章,作者李洪林在文中主张:读书,要打破相当程度上的禁区。此时,改革开放已开启数月,兴起翻译、研究和读书之风。在此大潮流之下,“读书无禁区”这一惊人之说力排众议,并迅速成为中国读书界共识。读书人的“饥饿感”,让书店此后数年门庭若市。

图片 3

侦探小说、现代诗歌在此间如雨后春笋涌现,受众范围较小的社会科学、人文思想等领域也同等繁荣,从“汉译世界学术名着丛书”、“走向未来丛书”、“文化:中国与世界”(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和“当代学术思潮译丛”等畅销书系里便可见一斑。

1988年5月,另一篇叫《梦露的魅力》的文章见于《上海戏剧》杂志,向国内读者讲述玛丽莲·梦露的演艺生涯。次年5月,《电影评介》报道一则新闻,“玛丽琳·梦露的性感剧装拍卖”,把梦露和性感同时置于标题。这些在当年都是开先河之举。“性感”在这些突破中慢慢获得正当性。

图片 4

1988年,《世界美术》杂志选玛丽莲·梦露的画像作为封面图。

本文由js333金沙线路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人丑就要多读书?你迷恋的读书流行语,99%不是在谈读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