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淘十月季

作者: 中国史  发布:2019-11-04

读过点儿书的人总是忘不了旧书摊。曾几何时,在城市街头巷尾,旧书摊的身影并不难觅。一摞摞各式各样的旧书在地上摆开,立时就能吸引爱书人的目光。印象里,我最早接触到旧书摊,是在上小学的时候。当时涵江顶铺、豆芽巷、城隍庙有各色各样的旧书摊位,有四大名着的插图本、小人书、旧杂志、小说等。 少年时,我最喜欢逛旧书摊,最爱看《儿童文学》《少年文艺》《故事会》《人民文学》以及连环画等,这些书摊上书的特点就是价格低廉,基本上两三角钱一本,租的话也就一两分钱,虽然书的品相有些陈旧甚至破损,但很多是书店买不到的书。因此,每当我口袋里一有零用钱时,便或租或买爱看的书,街边的旧书摊上,总会有我流连的身影,很多旧书摊的摊主也都认识我,在我买书的时候总会给我一点儿优惠。那时,妈妈给我的几毛钱零花钱,大都投到这上面去了。看得多了,也会讲给同学听,每天放学回家,一路上都有同学簇拥在身边听我讲故事,因此,我也成为同学们眼里的“小小故事家”,这带给我莫大的满足与快乐。我的作文也经常成为班级里的范文,或在班上朗读,或贴上墙。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拥有的各种书籍已有了成百册,原本放书的抽屉已经装不下了,于是,我把书捋得整整齐齐地摞在半楼上。这些从旧书摊上买来的书,成为我少年时代最好的娱乐品与精神食粮。 旧书摊的书不仅仅便宜,而且大多是正版的,那时似乎少有什么盗版。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旧书摊摊主是一位白头发的老人,他的书摊摆得最大,书的种类也多,除了大量的旧杂志、小说外,还有许多画报或画册,还有些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版的连环画,甚至也可见到民国时刊印的《幼学琼林》等,但他的书相对而言卖得价钱较高,他似乎对旧书收藏有一定的认识,我曾看见有一本民国时出版的小说,很古朴的封面,一问价钱,他也不看我,伸出一个手指说——10块!这10块对当时的我来说是个大大的天文数字,我只能恋恋不舍地把它放回原处。 这些旧书绝大部分都是低价收来的。收书的人走街串巷,晚归时,箩筐里装满了几分钱一斤收来的书并夹杂着报纸。回家后,一本一本地往外挑选。有一次,还看到一位摊主用砂纸打磨旧书,并做仔细的修补和装订,在他的眼里,似乎这也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工程。摆摊前,先从袋子里拿出来一块布拍一拍上面的尘土,然后轻轻地摆在路边的空地上。分类也很详细,毛边本、线装本、袖珍本,多种多样。 如今,随着电子产品的普及,看书买书的人似乎少了,不少旧书摊摊主也因为生意不温不火纷纷转行,旧书摊渐渐地变成了一种文化符号,走向式微。但在我的记忆深处,这些东西是永远抹不去的。而今,有时再翻起这些少年时的启蒙读物,回味当年阅读时的感触,温暖的感觉总会弥漫在我的心头,久久地难以散去。

已是十月中旬,天气却未见凉,暖暖阳光里,依然宛如夏天。今去文庙稍晚,八点至,见门口依有地摊,零星地占了路的两旁,有书贩在叫:“一块一本,一块一本。”在一大堆旧书前,挤满了淘书者,从中捡得一本《萧红短篇小说集》,是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7年出版的,细看书上的印章,为浦东某街道图书馆的处理书,可惜好书太少。巡检一遍其他旧书摊,并未见特别中意的旧书。见书友,笑曰你来晚了,早上有十几本周作人的书,一本有题签,被人以两万五买去。一笑,得书随缘。 偶见一中年男子书摊,多为翻译小说之类,也有一些港版的政治书,均价五元一本。见书摊角上有几本上海书店影印的“中国现代文学参考资料”,细看之,有丰子恺《率真集》、黄裳《锦帆集外》、徐志摩《爱眉小札》等。此套书已集有近百册,但《率真集》、《锦帆集外》不存,便购下。曾见黄裳《锦帆集外》网上卖五十一本。能以此价淘得三本,亦属幸运。另见有书摊出售影印本《良友》杂志,为国家图书馆新版,因开价高未购,被一青年人悉数购去。 后进文庙书市,由于天气晴朗,淘书者自是不少。见一熟悉的书友出摊,多民囯老期刊,便挑了几本,民国二十九年出版的《健康生活》,刊中有周瘦鹃、施济美、顾明道等的文章,但刊物已成散页,品差价高,未购。花百五十元得《小说海》、《少年》,此类旧刊难得,价高也得收。无奈现时即使如文庙旧书市场,真正卖民国旧书的摊位仅几个,偶然见到非出高价而不能得,只能够着买。 今到文庙虽晚,运气还算不错。有一平时卖旧连环画的,不知从何处收来一批五六十年代的旧书,且书全部用纸包着,因而品相绝佳。但多为翻译作品,我感兴趣的古典文学和史料方面的不多。从中选了四本五十年代的《译文》杂志和“中国历史小丛书”《文成公主》,和摊主闲聊,言此批书花了几万块钱从一老教授家收得,多民国书,其中有郭沫若的签赠本,现只取出一小部分售出。但无论怎么问,不肯告之老教授姓名,想想聚书难散书则易,平生出一份感叹来。 文庙淘书必须仔细地觅寻,有时会有意外的收获。在一书摊处,就寻得一本小册子,是中州古籍1981年出版的《郑逸梅文稿》,封面由俞平伯题签,小三十二开本,仅八十八页,书中多郑逸梅题跋和序稿,对于“补白大王”郑逸梅所着书,见之必收。无奈摊主也识郑逸梅,坚不还价,只得购下。《郑逸梅文稿》印数五千,现恐不易得。虽已有六卷本《郑逸梅选集》,但见单本也不想放弃。 遇书友,知其淘得一本王洪文着的哲学书,细看为1956年出版的,王洪文成名在“文革”后期,此王洪文非那王洪文,一乐。书友赠拍卖目录几册,知上海工美将于下周拍卖,友言可以去一看,其中有不少我喜欢的老期刊,起拍价也不高。参加过几次沪上的拍卖,感觉并不好,拍卖拼的是财力,少了一点淘书的趣味,但可以前往一试,只要价钱合适,也是一个获取旧书的渠道。欣然所约。 淘书归,渐起风,知冷空气眀将影响申城,史上最热的夏天也将画上句号。有书淘的日子,如同企盼中的秋天一样的美好。

本文由js333金沙线路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书淘十月季

关键词: